2007年8月29日 星期三

「二○一○」

這應該是我第一篇有目標寫出來的東西,雖然中槍落馬,但仍有它存在的必要。

--------------------------------
《序》
睜開眼,這是什麼地方?黑漆漆一片,頭還昏昏沉沉的,再把眼給閉上,想讓自己快點適應這一片黑暗...

《壹》
再張開眼,慢慢地看得見自己的手,周遭也漸漸地清晰起來,原來是在我自己的房裡,做什麼自己嚇自己呢?只是沒開燈而已。

習慣性地連人帶椅滑到牆邊,把房間的燈打開,電腦的風扇聲還嗡嗡地在運轉,銀幕卻如同剛睜開眼時的一片黑暗,輕搖一下滑鼠,銀幕閃了一下,恢復了原有的畫面,看看右下角的時間,原來已經是凌晨02:27,心想著難怪剛剛睜開眼啥都看不見。

習慣性的連上常看的討論區,看看有沒有什麼新的玩意,才剛連上線,總覺得那兒怪怪的,是音樂不對嗎?伸手把喇叭音量調大,它如同昨天一般,播送著相同的旋律,所以不是音樂,總是有一種不太對勁的感覺,像直接傳進我的腦子一般,雖然沒有任何徵兆,但是,我確定有地方不同。

心裡有種不詳的預兆,於是我靜下心來,仔細地想想看,是不是有什麼忘了,每次有這樣子的感覺時,一定有事會發生,其實每個人都具有類似的能力,只是我從小對這種狀況,我已經習慣去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

我再度閉上眼,在一片漆黑的眼前回想著,我醒來之前我在做些什麼?

我怎會在房間睡著呢?最後的印象,是我把幾年前,收到一張沒具名寄給我的光碟推進光碟機裡,之後發生了什麼,我竟一點都想不起來,想著想著頭痛的老毛病又發作了,因此也停止繼續回想。

心裡雖然蒙上了一層陰影,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現,也只好作罷,正當我要投入那用無數個0和1建構的網路世界,突然叮咚一聲,原來是有人傳了message給我,我記得我把音效關了才對呀!

龍飛:「你是誰?為什麼用仲凱的帳號上線呢?」

我用我弟的帳號?這是怎麼一回事?打開我的名單後,才發現我的上線名單中,竟然沒有一個是我認識的?除了我自己的帳號之外,原來這真的是阿凱的帳號。

突然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想看看阿凱的朋友都是怎樣的人,每次阿凱都神秘兮兮的,好像他的朋友都見不得光似的。

正當我想著要怎麼回應這個人時,腳邊突然踢到個硬物,不看還好,看了之後腦子頓時無法思考,因為我踢到的是『數據機的插頭』,那代表著我根本就不可能上網呀!

回過神後,我檢查了一下右下角原本應該在那兒的連線圖示,也確實不再那兒,越想越不可能,正當想繞到電腦後方檢查時,又叮咚了一聲。

龍飛:「說話呀!為什麼不說話?敢用阿凱的帳號,就出聲呀!」

他做什麼這麼激動?看來他跟我弟很熟喔!不然怎會用阿凱來稱呼他呢?

我只不過是用我弟的帳號而已,有必要這麼緊張嗎?

算了,還是先不管他了,先把我的疑問釐清比較重要,我繞過去看電腦後方,看是不是有人惡作劇,趁我睡著時動了什麼手腳,看過之後,發現了令我無法相信的事實,那就是──我根本沒有接上線,怎麼能上線呢?

龍飛:「你是誰?為什麼要開阿凱的帳號,你是他的朋友嗎?該不是要偷開他的帳號做壞事?這樣子你還算是個人嗎?」

看到這句話突然覺得好笑,上次阿凱用我的帳號,上網散播他自己測試用的「Code Virus」,造成了全球五億美金的損失,最後阿凱怕會害到我,還想辦法把散播的資料來源轉嫁給MIT的某個愛吹牛的替死鬼,我才逃過一劫,當然這件事也只有我跟他才知道。

說我會用他的帳號做壞事,我想我應該是幫他做善事吧!讓他少去侵入一些別人的隱私吧!

我該怎麼說呢?雖然阿凱不是特別的聰明,但是在這方面的能力總是會做出一些難以預料的舉動,更別提上次偷搖控火星任務上的登陸車,我想這應該不可能會被公開吧!

我突然興起了開玩笑的念頭,回了龍飛一句。

阿凱:「龍飛你不認得我了嗎?阿凱呀!那個幫你解決過很多問題的阿凱呀!」

其實我心裡想著,以阿凱的能力應該或多或少都幫過朋友吧!所以我這樣子說應該萬無一失。

接著是好長一段時間的沉默,好像我的訊息送進了另一個時空,半點聲音也不見,依舊只聽見電腦風扇的嗡嗡聲,好像龍飛完全消失了。

好像我只能單方面的接受到他的訊息,而我卻完全無法與他連繫,這樣一來,突然又讓我想起為什麼我能夠連的上線,一切都是如此的不合理。

一直等不到他的回應,我想去樓下買個喝的,充滿疑問的等待,總是會令人特別容易口渴,走到房門口我竟然打不開自己的房門,接著往窗口走去才發現,原來並不是晚上才這麼黑,窗戶似乎是封死的,可是卻也看不出是用什麼材質的東西封住的,連一點光線都沒有,也聽不見窗外的任何聲音,好像窗外就是黑洞的另一端,什麼都傳不到這個房間裡。

我好像被關進了一個與外界隔絕的房間,是誰把我關起來的呢?

這一連串無法解釋的事情接踵而至,我應該要很緊張才對,可是我現在卻覺得莫名的冷靜,似乎有種不會發生什麼危險的直覺!

現在我唯一能夠跟外界連絡的方式,也就剩下這神奇的電腦了,嚴格說起來應該是一台沒有網路線能上網的電腦。

我開始上網找尋一切有可能的蛛絲馬跡,原本沒有仔細看還不會發覺,現在竟然是2010年3月5號,看見這個日期,頓時我的腦子中一片空白,我不相信,還點了自己電腦右下角的時間,看來我不得不相信。

我怎會突然到了2010年呢?

難到我睡了四年之久嗎?這樣子的想法連我自己都覺得好笑,揉了揉眼睛,還是這只是一場夢而已?想著想著,自己又沉沉地睡去,心想著醒來後應該就沒事了吧?

《貳》
在狹窄的電腦桌上睡醒,感覺真累人,醒來後第一件事就是往窗口看,一絲絲的光線都沒有,仍是一片漆黑,我不相信,再確認一次電腦裡的日期,還是一樣2010年3月5日,我開始靜下心來思考怎麼面對現在的狀況。

突然想起,一切都是從我是看了那片光碟開始,打開光碟機,確認那片光碟還在不在?

光碟還在,可是卻沒偶辦法再執行它,更奇怪的是竟然光碟的內容是空白的,正當我還在想怎麼一回事時,突然龍飛又傳了訊息過來?

龍飛:「你不是阿凱?為什麼要裝成他?」

哇!看來我被識破了!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快就知道我不是阿凱,不過他是怎麼知道的呢?

阿凱:「我真的是阿凱呀!你忘記我了嗎?」我想繼續試探看看他。

龍飛:「你說謊,你怎麼可能?說謊前也該先想想你是跟誰說話吧?」

阿凱:「我就是我,不用偽裝成別人吧!」我心裡想著這應該就是阿凱的調調。

龍飛:「你住嘴!你知道拿死人開玩笑是很不道德的嗎?該死的傢伙!」

聽到這一句話,突然腦子裡一片空白,什麼?阿凱死了?什麼時候的事?心想著,難道是在我睡著的這四年裡嗎?

這一連串的問號,看來能夠為我解答的也剩下龍飛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發現要讓自己的手指正確地落在鍵盤上的位置,竟如此困難。

阿凱:「阿凱死了?什麼時候的事?怎麼發生的?」

龍飛:「2006年3月6號,我一輩子都不會忘的日子,往機場的路上,一輛違規超車的BENZ的跑車,你這該死的傢伙,竟然他的祭日才剛過,你就盜用他的帳號,還自稱是他。」

聽到這裡我突然覺得背脊一陣涼意,除了阿凱已經死的消息外,更令我無法接受的是,那一天就是阿凱拿這片光碟給我的日子。

阿凱:「好吧!我說,我是他哥仲文,可以再多跟我說一點他的事嗎?」

龍飛:「你…你…假扮阿凱還不夠,連我你也想假扮嗎?真是太可惡了。」

阿凱:「我真的是他哥呀!為什麼不相信我呢?」我近似瘋狂地打著字。

龍飛:「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知道我以前的名子,但是請你要不再用阿凱的帳號,我也不想跟你多說什麼了」

阿凱:「你別走呀!我還有問題要問你。」

按下傳送鍵時,只聽見嗶的一聲。

---系統回覆:「待對方下次上線後,再為您送出此封訊息」---

看來能夠為我解開這一連串疑惑的人,也斷了音訊,我該怎麼辦呢?想著想著,又想起了阿凱給我的那一片光碟,一切都起源與那片光碟。

我打開了光碟機把它從拿出來,想看出個什麼端倪,可是不管從那個角度看都看不出有什麼異樣,突然在這個時候停了電,不過詭異的是這台電腦竟然還在運轉,風扇聲還在嗡嗡地叫著,不過,在經過了一連串的問號之後,我也視它為正常,或是我已經變得不正常,似乎也變得不這麼重要了。

在黑暗的環境中,我發現了光碟上有一圈數字,311813853211,這代表著什麼嗎?頓時腦海中閃過了斐波那契數列(Fibonacci Sequence),只不過這是反過來的數列,因為那是阿凱最有興趣的研究,他曾花了一整個暑假,把那個數列來回地演算,甚至還自創了一套加密程式,他說這只有我兩兄弟會懂。

看到這一串數字時,又想起龍飛說阿凱已經死了的事,心中又升起了一股不知怎麼吐出的難過,
我趕緊把光碟放入光碟機後,試了好幾次後,一直找不到正確的排列方式,竟然他是反的數列會不會連解碼方式也是用湊合的數,如果化整為零的話,會有什麼變化呢?我嘗試依序按下F7、F9、F9、...、F7、F8、F9、F9,突然光碟機閃著紫色的光,換著不同顏色的光從光碟機中射出,漸漸地我放在鍵盤上的手,變得透明,一道閃光後,我就再也看不見了。

《終》
突然,有人搖著我的肩說著:「哥!哥!該走了,我們該出發了,飛機可是不等人的唷!」

我意會過來,那是阿凱的聲音,趕緊讓自己清醒過來,去洗了把臉,還回想著在那房間裡的事,
真實中又顯得很模糊,抬頭看了桌上的時間,2006年3月6日13:30,突然想起了什麼,手心也不自覺地冒出了汗。

本還想著要趕緊去找阿凱,跟他說我的遭遇,沒想到阿凱先跑來找我。

阿凱:「哥!這是你的新身份證,才剛拿到的,對了!媽順道把你的名子改成龍飛,說這名子可以為你帶來好運喔!」

我聽見龍飛這名子,頭也不回地抓著阿凱往外跑,頭也不回,只想跑出這可怕的名子、時間與巧合,或許直到2010過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