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0日 星期六

文字‧生活‧失眠夜

好久沒有來更新這邊了!這陣子其實是自己忙得不可開交,所以腦子裡也是擠不出幾個字(因為在工作上擠了太多字),或許說沒有讓腦子可以有呼吸的機會。

就算真的能夠偷閒地休息一下!我也是任性地攤在床上補眠(平常都是爆肝日),不然就是打開電腦,打著不太要用頭腦的電玩,讓自己的腦子能夠有機會喘口氣,從滿滿的文字裡放空。

除此之外,要放空的事其實很多,有些事卻不得不正視它,畢竟...又不是不去管它,它就會自己識相地消失不見。

今年因為給自己訂下了許多目標,所以從年初就開始馬不停蹄的為自己"找事做",把自己的時間填得滿滿的,一天睡不到五個小時也是家常便飯,雖然這樣子比較能夠達到自己訂下的目標,但是總覺得欠缺了些什麼?可是自己卻又說不上來。

常常在忙了一整天後,在睡前已經習慣的陪著喵咪吃飯,坐在椅子上看著他低頭吃著飼料的同時,心裡其實有點羨幕他,似乎只要吃飽、有人陪他玩耍、有人幫他把屎把尿就好。(有時真想當隻喵呀!)

一到假日,就成了救贖我疲累身軀的復活日(賴床日),每次醒來就是準備吃breaklunch的時候,下午有機會就去運動打個球,再不然就是看一場電影之類的休閒活動,日復一日、月復一月...。

每當跟朋友討論起最近的生活如何,大多數的回答就是:「還不就那樣!」(聳肩狀),不然就是回一些制式的說法:「宅在家」、「等你約呀!?」、「給我正妹,其餘免談...」。

難到現在的生活裡就只剩下忙碌後的自怨自憐了嗎?

回頭想想自己過往的生活(失眠夜的最佳運動),其實也不算平淡呀!或許就是因為如此,現在是潛意識作祟的低調生活嗎?還是已經沒有那個瘋狂的本錢呢?或是自己膽小到已經不敢去挑戰些什麼?(自以為的擔心與憂傷...)

總不能什麼事都用一句:「個性使然」帶過。畢竟人生只有一次,自己決定想要怎麼過,真的有誰能夠左右嗎?有些人會被視為「新新人類、邊緣人...」,或許他們在世俗的眼光中,總是會被貼上標籤,但...在某種程度上,他們比起庸碌的老百姓們,他們擁有的也許更多。(失去的也不少)

有時,心裡的另一個我,總是會慫恿著自己去做一些跳TONE的事,只是身居現實與無法拋開包袱(缺點嗎!?),任性地在某個山上或海邊看見日初(帶著熊貓眼)、在那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夜裡沉靜心靈(雖然有點冷)、還是又遁入都會叢林的夜生活裡(隔天帶著酒意上班),這一切的一切,早已經歷,真的是貪婪地希望回到那樣的過去嗎?還是另一種懦弱的逃避?

我想,在文字的國度裡,生活總是難以釐清,就算失眠的夜再漫長,這一切...似乎總看不見邊際,代表我還未找到出路,是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