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4日 星期二

灰。大調

眼前的雙手,抓不住過往的自由

遺落的自我,摸不清現實的出口

冰冷的面容,不過是暫時的怒吼

手臂上的紋身,連繫著屬於兩端的窗口


異境的破滅,只是跳脫禁錮的鎖

四周灼熱的眼光,卻讓寒意從腳底竄上,直攻天頂

掩蓋了心的真實,混淆呼吸的頻率,彈不出自我的旋律

充其量不過是支離破碎的音符,環繞在擦肩而過的距離


刺眼的燈光,炫目的紙醉金迷

倒臥與酒海當中的軀體,早以隔絕世人的侵襲

那低沉的振動,發自怒吼般的巨獸

卻連指尖的敏銳,也喚不醒

心靈早已破碎、散落、一地


突然的高分貝

驚!

閉眼的一瞬間,過往全都湧現

嘴角微揚

哈!

不過是年少的輕狂

現在僅剩生存的欲望


音樂最後停止的剎那

抽離的靈魂,漸漸感受那指尖的頻率

不著痕跡地在琴鍵上輕舞

但,我卻聽不見絲毫聲息


原來,是種思緒,漸漸逸失的酒精

啃食著我的心靈

在日初之際,背影也沒入街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