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0日 星期一

落雨‧邊際

雨聲落,無人之境,心的邊際

回首,見不著,彼岸的烙印,誓約早成灰燼

過往,化成無聲月,高掛,觸不著

今日,隱沒在交雜的耳語之間,反覆,只是無常

未來,五里霧的歸途,迷惑,人心與現實的交織

不假思索,只是陌路懸崖,跨越是粉身碎骨還是救贖

思緒太濃,刺痛那敏感神經,直逼腦門,沁透心底

人際邊緣的大口呼吸,喘著氣,只剩一種名叫寂寞的眼神抗議

透露出太多,惹人非議,隱藏自己,帶著過多的醉意

早已全盤輸盡,開始即為失去

雨,滴答落,窗外響

心跳的頻率失序,呼吸的節奏已喪盡

原來,只是場太陽雨

雨過,天晴,

那...人心何尋。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