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10日 星期六

父親的晚宴

今晚,有點匆忙地回了二姐家一趟,因為說好了大家今天要幫父親過個生日,記得上一次全家六個到齊是多久的一件事呀!?(好像久到已經忘了是什麼時候),可能有人會說,應該是年夜飯吧!可是...

除非是孩提時代,不然我家的年夜飯無法到齊是常有的事,今晚,卻破天荒的全家六人到齊,甚至還加上了奶奶,除此之外還加上姐夫、和四個小蘿蔔頭,剛好坐滿一桌12人。

對我來說,這是「家」的感覺嗎?我迷惑了...

雖然剛到二姐家時,就發現父親已經到了,原本是我該去接他過來的(甚至這次的生日,父親大人還指定非我請不可,否則他不參加,這其實跟客家人風格有很大的關係),不過竟然已經到了,就坐在機車上陪他聊聊天,問問近況。

接著,跟我二姐他們聊聊天,就開始聊起了我的近況、透過朋友在我msn上的名稱,說我怎又要找兼差之纇的事,開始關心了起來,甚至她的客戶也跟我分享著她的打拼史跟心態上的堅定與想法,勸我要仔細想想,時間對她們或對我而言都是一樣公平的。

雖然,我知道她們都是基於為我好的出發點,當下,我當然也是欣然接受囉!畢竟她們總是離成功比較近的人(不是有句話說:「想要成功,就要離成功的人近一些」),而我在他們眼中應該只是算個小毛頭而已吧!

接著,就到了晚餐的餐館,這間餐館早在剛創沒多久時,我哥還在這裡工作過一段時間(據說是十分操的地方),用餐跟吃蛋糕就跟一般生日會相同,並無多大差別。

最後,大家又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崗位上,父母親也是由二姐送回家的,一直到我也回到台北,打電話回二姐家報平安的同時,二姐轉述了一段父親的話給我...

父親:「我給小兒子20年,如果20年後我還是不養他的話,他再給女兒養」...

這番話雖然是要告訴我壓力別太大,但是...對我來說,我其實一直也都在心裡想著這件事,畢竟年邁的父母親,總有一天會需要我這個小兒子的,雖然常年不在身旁,但是...我也沒有忘卻過屬於自己責任。

這就讓我反觀自己這幾年來的表現,其實我更疑惑了,他們的放心讓我去闖,我是不是辜負了他們的期望,或許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是我內心的那隻猛獸,卻只是沉睡而已。

也許,這一場晚宴對我來說,心理層面的衝擊大過很多表象的感覺,這...或許是今年來家中對我最大的影響吧!我自己這樣想著...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