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3日 星期四

情緒(Emotionality)

最近,總覺得自己的真實,好像忽大忽小地被自己所擠壓、拉長,就算是平穩的臉,內心的波濤卻早已吞噬了自己僅存的理智。

這是我不願見的,無論在任何狀況下,都是...

雖然,事情大都能夠駕輕就熟的安置在它們應該存在的地方,那感覺呢?是不是真的找的到地方停靠?抑或大聲呼喊就會在人間蒸發,直到啞了、無法再呼喊出什麼?

不想鬼叫,更不該輕言些什麼!那都不是我不像我不可以是我,直到崩解...鏡子裡那不願見的嘴臉,早已爬滿了我面容。

在淌血的心...血淋淋地...抖動著。

無心的錯、膽怯的臉、遮掩的手,面對著恫嚇的臉、空洞的眼、冰冷言語,毫無招架能力的肆虐在封閉空間中,好似能聽見淚滴落的聲音,劃破那凍結的時空。

前一秒的自己,這一秒跨越背影的界線,換上陰沉的裝扮,說著自己心裡未成形的話語,一邊說著一邊思索著自己說的是對還錯?

待一切平靜,撿起那該死且微不足道的尊嚴與堅持,裝著若無其事的面對著自己,還要露出連自己都厭惡的搞笑風格,心想著能否修復前一秒,我的言語所刻劃出的傷口。

就算自己曾受過專業的言語訓練,但是...

一但脫序演出,一整個就亂了套,可能只剩下無理取鬧,跟大聲卻毫無意義的咆哮。

夜深人靜時,只剩窗外怕人沒聽見的機車呼嘯而過,我‧無法入眠,就算強閉上眼,心跳聲編織出喚醒內心靈魂的旋律,不急不徐地在我耳邊打著拍子。

咚!咚!咚!咚!一致的聲音進到我的腦海,卻成了一幕幕的慢動作畫面,不得不睜開眼,直到畫面散去,才得以昏沉睡去,好似我的靈魂得到一種懲罰性的救贖。

告誡自己千萬遍,不該讓這份陰霾,隨著隱含的情緒,繼續地發芽茁壯...

折翼戰敗的天使,墜落,剎那間‧惡靈降臨,

情緒就是最深沉的......原罪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