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6日 星期日

奇異之旅(Fantastic Travel)

一股從背脊竄上頭頂的寒意,我看著眼前的人群,好似我是空氣般的透明,就連朝我呵口氣也顯得那樣地毫不在意。

往前站,依著路旁的欄柵上,看著腳邊的流浪狗,用著落寞的眼神看著我,從牠眼中我感受到她的心中,除了生存下去的意志之外,其它的一切...蕩然無存。

心想著自己從小到大接觸過的許多動物,雖然要打理牠們的吃、喝、拉、撒、睡,有點累...,可是牠們流露的感情卻比言語來得真實,那是一種直接觸及心靈的感覺,這就是為什麼眼神可以代表心思...

不知有多少次,我一個人坐在人來人往的街角,冷靜地看過身旁走過的人們,無論高矮胖瘦、時髦復古,對我來說,從他們的眼神舉止之中,發現好多空洞的軀體在街上走動,就算外表是如此的光彩亮麗,就算是那麼地火辣俊俏地吸引了大多數人的目光。

在我看著四周人群的同時,我想他們的目光中應該也挾帶著些許的輕蔑,畢竟我也不是這麼在意他人目光的人(說完全不在意是在欺騙自己),更何況,很多時候我已經習慣安靜地當個透明的空氣。

或許這樣子可以讓我能夠更冷靜地探索,這個充滿了各式誘惑的都市叢林,總希望自己能夠跳脫出自己局限的框框裡,不過,愈是著急愈是容易陷入泥淖。

每當自己抽離出那些雜亂的思緒後,就想深深地呼上一口氣,不過在這都市裡,近似停滯的氛圍之外,我這口氣才能如願,在此之前,我還是繼續地做個稱職的Filter吧!

看到,步履蹣跚的雙腿,拖著疲憊的身軀,眼神卻殘留著驚恐畫面的過路人,在我眼前緩緩經過,看著他臉上的髒污,好像訴說著這城市背棄他的一點一滴。

與他交會而過的男子,身上的Armani、手上的Piaget,以及遠在街角的我,都能聞到的古龍水香,但是他的眼神卻猶如黑洞般深遂,或許迷戀他小女孩會讚嘆一句:「哇!好深遂的眼睛呀!」。

在我眼中卻只見到兩個空的窟窿,在一具光鮮亮麗的軀體上,欲蓋彌彰的表現,往往比言語來得迅速,我...太過偏激了嗎?或許...

有時在大街上閉上雙眼,更能夠體會四周的聲息,原來聲音的表情竟是如此活躍,這就是年輕?還是另一種空虛的掩飾,太過入世的我,只能關上某些對外的連繫,才得以發現這個地方的真相。

漸漸地、慢慢地周圍回到深夜般的寂靜,只剩下夜的聲音,一種背景的噪音,悄悄地侵襲著我還未停止運轉的思緒,直到天色漸開,我才得以跨入我的境地,直到末日之夕。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