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1日 星期日

歌詞‧旋律‧湊不齊

為什麼一切的所有,都成了人們躲避的藉口
早知道就讓一切從頭,會不會所有的藉口都成了唯一的出口
只能私自啜泣,暗地裡讓自己的淚滴落在街角。

為什麼最初的眼中,全成了自我表達的窗口
卻只能默默地流露著,早已經乾涸的靈魂在喊不出聲的頂樓
悄悄地被吞噬,佇立那僅存的一絲溫柔與憐惜。

哼著熟悉的旋律,記不起那早被時間遺忘的詞句
閉上眼,跨過那換日線,不變的時間,劃過每一吋的記憶
斑駁的牆面,訴說著等待的記憶與突然的憧憬
閤上眼,那冷沁的冰雨早穿透那單薄的衣襟
平靜的心跳,那看似無奇的頻律
卻代表著千絲萬縷,只是無法幻化成那文字降臨,摔碎了一地。

翻著老舊的日記,找不出那曾經擁有的獨有旋律
摀住嘴,聽著那天未明,深夜的寧靜,這就是最美的音符
卻無法在五線譜上尋得歸宿,毫無連繫
遮住耳,清晰的心跳蓋過腦海的記憶
赤裸地呈現,那最最深層的渴望與曾經
看不見、聽不著、抓不住、喊不出的那個崩解的自己。

湊不齊的片段,成了殘破的文字旋律...

但‧「它」真實存在。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