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5日 星期六

沒有名字的詞

一個人 摸不透的心 兩隻手 牽引著另一端的落寞
看景物從眼前流逝 淚卻不爭氣的落 吵雜的夜 掩飾了心碎。

兩個人 說不出的話 閉上眼 連呼吸都無法同調
曾經擁有的默契,只需微笑的神情 這片寂靜 早已亂了套。

還剩下什麼 在每個夜晚惡夢驚醒後 拭淚的我
自以為的曾經 還以為足夠 讓你我牽手走到湖的另一頭。

只留下藉口 在每次爭吵刺傷彼此後 後悔的我
鬆開手的夜晚 自以為灑脫 轉身後的步伐好沉重 心好痛。

不需安慰 不管淚流或灑脫 我不再是我 你卻依然要走
不願放手 不能從頭 只因最初的我們 成了最後溫柔的傷口
一個人走 是你僅存的要求 求你別說出口 卻成了我倆的最後

原來 這不過是場不該開始的遊戲 讓不該碰面的兩人相遇
注定 我不是你最終的港灣 你也不願再為我停泊 直到最後。

2 則留言:

debra 提到...

我不是你最終的港灣 你也不願再為我停泊

我曾經是你棲息的港灣 你亦曾為我短暫停留

我們確實共同享有邂逅的片刻

完成人生拼圖的很多部份

還有更多部份是需要不同的人一起完成

等到生命落點的那一天

我才知道屬於自己的那張拼圖究竟是什麼樣子

我會細數其中那幾塊仔細端詳

慶幸生命中曾經有你

陪我拼出這美麗的色樣

Indeepnight 提到...

To debra:
美麗的色樣,是一種只能留存在回憶裡的渴望

那張拼圖的佈滿迷樣的色彩,卻依舊無法吸引目光

縱使抓住了那目光,最終只能在閉眼後才能烙印成腦中模樣

伸手拼湊出的那一刻,或許有失望、有感傷,但也擁有更多可能及夢想

或許我們只能參與對方的某一段,但是有些東西仍然值得細細回想

至少能夠保有那一場屬於青澀的綺麗夢想。

(半夜語無倫次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