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5日 星期六

沒有名字的詞

一個人 摸不透的心 兩隻手 牽引著另一端的落寞
看景物從眼前流逝 淚卻不爭氣的落 吵雜的夜 掩飾了心碎。

兩個人 說不出的話 閉上眼 連呼吸都無法同調
曾經擁有的默契,只需微笑的神情 這片寂靜 早已亂了套。

還剩下什麼 在每個夜晚惡夢驚醒後 拭淚的我
自以為的曾經 還以為足夠 讓你我牽手走到湖的另一頭。

只留下藉口 在每次爭吵刺傷彼此後 後悔的我
鬆開手的夜晚 自以為灑脫 轉身後的步伐好沉重 心好痛。

不需安慰 不管淚流或灑脫 我不再是我 你卻依然要走
不願放手 不能從頭 只因最初的我們 成了最後溫柔的傷口
一個人走 是你僅存的要求 求你別說出口 卻成了我倆的最後

原來 這不過是場不該開始的遊戲 讓不該碰面的兩人相遇
注定 我不是你最終的港灣 你也不願再為我停泊 直到最後。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