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16日 星期四

失眠‧是種習慣?

最近,似乎得了一種無法好好入眠的病,前陣子是因為忙搬家的事,弄得有點焦頭爛額,現在則是為了公事,每天都在跟原本不太需要接觸的人斡旋。

對我來說,「失眠」好似一種常態...因為我通常都在不該睡著時,呈現昏迷狀態,以前還能夠用那自以為的意念「撐」過去,現在,一年一年過去,有時身體還會隱隱作痛,提醒我:「該‧休‧息‧了」。(我知道,我很ㄍ一ㄥ)

回想一下,我當夜行性動物多久了?學生時期?還是曾經沉迷於online game的時代?老實說,我也記不得實際的時間有多久,我記得「在深夜」,我的腦子總是動的特別快,或者說想的事特別多,或許這也是常態失眠的主因吧!?

雖然,我常受失眠所苦,也因為如此我總是會比別人多出一點可用的時間(我該高興嗎?)在這一般人早已熟睡的時候,我會想著白天想不透的事、想點新的idea、今天是否什麼做錯了?明天要怎麼做,當然也包括放空和頹廢地轉著根本無法聚焦的電視。

因為我知道,如果不是醒著把這些事想過一遍,我極有可能會把這些情境一同帶入夢鄉,那就是另外一種可怕的輪迴,在夢裡通常會有著更加深刻的執念(通常都是不好的事),一覺醒來,反而比沒睡還累。

我漸漸地就養成了,非得讓自己累到不行,希望一躺上床,就能夠像小叮噹裡的大雄一樣,具備秒睡的功力,這就是惡性循環的開始:體力榨乾、硬撐、跳上床、失眠、沒精神、繼續榨乾...

每次,看見摩卡的睡姿,我真的好羨幕他可以睡得這麼甜(翻來翻去...)









我究竟多久沒有睡好了呢?我也不確定?每次同事都說我看起來像沒睡飽的樣子,就算是假日直接給它睡到正中午,似乎也補不回我平日的疲憊,久而久之,我也漸漸失去了想補回來的動力。

或許,可能要把我雙重人格的另外一面拿出來,我才能夠比較不皺眉的睡吧!?不過...這似乎不是我能夠自己控制的吧!所以...就那樣吧!!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