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9日 星期日

冬天‧真的來了!?

這兩天,因為要參加一年一度的「國中」同學會(別懷疑),所以提早就跟母親大人告知會回家的訊息,距我上次回家,似乎又是三、四個月前的事了,我心想:「同學會前一天,先回家陪陪久違的父母」,結果在我要回家的前一晚深夜,母親大人才跟我說隔天記得要早點到,因為要順便幫我爸過生日。(只要能湊滿一家人,就可以過的生日...)

當天一早就坐著姐夫的順風車回到家中(還好有順風車,若是自己騎回家,以當時的雨勢,我可能還在路上當著落湯雞吧!?),在姐家已有滿滿一桌的飯菜,旁邊還放著一個十吋的水果蛋糕,一到家剛好是午餐時間,問候完父母後,隨即上桌享受著美味的媽媽的愛(只有素的部份是,因為家中女士們全都吃素了。)

吃完飯後,馬上就接著吃蛋糕(我還在吃飯時,努力地吃過每一道菜呀!差點沒撐爆...),聽著老爸的許願,果真是沒啥許過願的經驗,第一個竟然給我許:「大家...要唷!」(因為在場還有我兩位姐姐的四個小蘿蔔頭在場),接著就是大家要健康(這應該他自己最需要吧!),第三個願望就在裊裊的蠟燭煙中許過。

在分食完蛋糕後,大家又回到工作崗位上...,工作的工作(二姐是氣功師)、玩樂的玩樂(小孩嘛!)、放空的放空(我!?)、回到樓上的兄長、陪著小孩們打鬧的大姐,或是坐在椅子上看著大家的父親大人,以及永遠都是窩在廚房裡忙東忙西的母親,直到大家忙完後,我這個司機就得肩負起送父母回家的大任。

送完父母親後,回到姐家,我開始繼續昏迷與放空(中途似乎有起來扒過晚餐,接著繼續昏迷),直到二姐忙完,還對我很好地幫我敷臉、弄東弄西,診治著我很少在意的臉(反正!我不是靠吃飯的。XD)

不過,從我姐那兒,我才聽到一件事,原來那件事一直都還沒有處理完,原來這一切的種種都還沒有結束,我聽到時,第一個在腦海中浮現的盡是母親流著淚的臉、父親氣結的表情...還有一家人揪著心的難過,或許,這些事早該來到,拖得愈久不見得愈能夠被接受;拖得愈久,我想年邁父母的心會愈痛。

如果,非得接受這事實,我只希望不要讓家中二老,太過難受就好...,雖然沒有什麼是「一定」的事,或許能夠面對這件事,對大家來說,可能是另一種不一樣的成長,或許,在外地當了這些年遊子的我,還是很難不因此感覺到窒息,因此,我失眠了很嚴重的...(心想著,該怎麼讓他們兩位的衝擊降至最低)

其實,很多事我真的太過冷漠,可能我也施不上什麼力,我一直都以為,能夠不要讓他們擔心就好,原來這不過是我自己的「妄想」,或許他們也跟我有著相同的想法吧!所以,很多事我往往都是家中最後一個知曉的。(我該檢討...)

接著,隔天一早醒來,整理好行李去參加一年一度的國中同學會,或許是時機加上天公不作美,來得同學比去年少了許多,這次聚餐的場所我覺得很適合大家一夥窩著聊天(所以從11點半聊到4點多呀...)。

剛開始,大家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一面等著還未到場的同學,一邊等著我們點的餐飲,直到東西都上桌,大家一邊吃著一邊聊天,雖然有些人只剩一張嘴(請自行對號入座),但也讓我們的氣氛熱絡了許多,雖然沒有刻意的分位置坐,但還是莫名其妙的有了家屬桌(帶著老公/小孩)和哈啦的戰場桌。

接著大家依舊分享著各自的工作娛樂回憶生活點滴,甚至還有人分享了他的無尾熊流浪計畫,而國中時的班導也像個大海綿似的,想要一口氣把在場所有人的事,全都裝進她的腦袋裡,就這樣一團鬧哄哄地到了三點多。

接著,國中時的班導,開始一一點破在我們亂哈啦時,她有些笑而不答的梗,原來這一切,來得如此突然驚訝(在同學們臉上看見的),我發現老師沒有正面回應某些事時,我心想,或許只是不想多提太多私人的事,沒想到,她也親口證實了她的「生活

這也是為什麼原本是辦在上周的國中同學會,會延到這周的主因,在場的同學中,我想大家都壓抑著驚訝的表情,很努力的平靜來看待這件事(在場的女生,眼中似乎有著什麼在打轉),不過,當事人都能夠如此坦然的面對,用正面的心態來看待這件事(雖然不知,是否是怕我們這群「學生們」擔心,或者是其它...)但是,我想她應該能夠走出自己的生活,畢竟人沒有什麼是跨不過去的,不是嗎?往往跨不過的,都是自己

班導,還心想著來辦個班遊,大家周休二日可以一起聚集,包個遊覽車去那兒玩樂(重拾畢業旅行的歡樂嗎?),所以那個誰誰誰,記得努力召集大家一下吧!

這兩天,回家的心情,似乎也跟氣溫一樣坐著溜滑梯,回程的路上,坐在捷運裡,看著鏡子裡的自己,發現到好多好多的遺憾」,或許,以前總是能夠自己安慰自己,撐過那些難熬的時刻(或許,這就是遊子的保護色

PS1:我應該多回去陪陪他們,不過,得先控制好情緒。
PS2:班導來台北時,記得先預約以及告訴我目的地!不然我這個「偽台北人」,可能會把妳帶著去夜市吃一輪!(回去看見體重計上的數字時,別K我呀!呵...)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