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跨不過的是「自己」

最近這幾周,每個周末都回桃園去診治我的牙齒(時間與金錢的消耗戰),實際算算,這一個月回家的次數可能比過去的三年,每一年的平均值還多...(我該多謝我的牙嗎?)

不過,回去多看看家人,聽聽他們說話,也能夠從中回憶起許多早已經忘記的感受,我有自知之明,「家」對我來說,是個既模糊又渴望的東西,內心裡的糾結我想應該沒有幾個人真的懂吧!?(包括我自己?)

先前聽到的事,其實經過了一陣子的沉澱,其實真的跨不過去的是自己的心念,那些事情本身沒有什麼是無法解決的,縱使,積極的抵抗、消極的面對,對於每個人都是公平的時間,往往還是會讓結局出現,並不是把頭像駱駝般藏進沙子裡,這現實中的一切都能夠自己消失不見。

先前一直瀰漫在我家裡的那道黑色陰影,最近應該算是真的告一段落了吧!(希望別再橫生枝節)這時真的不得不說,有時候錢還是有它能發揮力量的時候,尤其在這刀口上,但...這該說是好事嗎?這個可能要問問學法律的人才知道吧!

但是,接著該擔心的就是我那年邁的父、母親,他們投入的已經超載,無論是無形的心力、有形的現實,或者是那永遠無法抹滅的愛,看在我的眼裡,覺得他們好偉大,這時候真該感謝二姐(夫)能夠當他們背後的支柱,這難道就是力量愈大、責任也愈重的真諦嗎?

除了這件已經在我家鬧了好一陣子的事情之外,我二姐還一直遊說我加入"學佛"的行列,但是我自己很清楚,以我現在的心境,應該很難接受某個要影響我基本意念的事情進入,就跟我最近好久沒法靜下心來看書一樣,雖然,我自己都覺得面目可憎了。

這陣子,自己也思索了不少事情,無論是那一個面向,我都發現活生生掐死自己的人,其實也是自己。每次在跟朋友聊天、打屁、分享心情時,總是能夠站在對方的角度來思索事情,能夠幫對方跳出他們自己設的那道看不清的界線,結果,反觀自己,我卻是一直被自己給絆倒,總是摔得鼻青臉腫,也只敢躲在陰暗的角落,深怕被人察覺。

你太ㄍ一ㄥ了!(這句話我常聽到朋友對我說)

我想,我得開始努力點突破自己所設立的這道障壁,不然,一直這樣子下去也不是辦法,畢竟一直消極也不行,雖然說自己還不到「能力愈大、責任愈重」的境地,但是總得先準備好,很多事不會等到你都準備好時才降臨,跨不過去的是「自己」,唯一能幫自己跨過的似乎也只有「自己」。

或許,這顛覆自己的能力,總是得蘊釀一陣子才能夠掘起,只希望不要太久、後座力不要太大,影響的範圍不要太廣,我只是希望能夠「恰如其分」就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