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1日 星期日

空‧白

睜開眼,卻看不見眼前一片,
閉上眼,卻清晰地呈現眼前,
無法連結,也切斷了曾經擁有的線,
如雨絲般,無聲地滴落在乾涸的堰。

伸出手,卻抓不住遺忘的淚,
緊握著,不願放鬆的執念,
再一次,再一次地告誡,
那曾經屬於陌生的臉,
一次、一次、

浮現。

在寒冷冬夜,手心的溫度,更低得嚇人,
眼中無視,失了焦的目光,略顯疲憊,
心再火熱,也逃不出冰冷禁錮的束縛,
畫地自限,只是勾勒出那個殘破的圓。

暈開的水彩,就算失去了原本的韻味,
那顏色一樣是另外一種美。

一席之地,就算牽掛再深,
最終仍得接受它的進行與存在,

直到認清自己...

是否「空‧白」?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