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1日 星期日

空‧白

睜開眼,卻看不見眼前一片,
閉上眼,卻清晰地呈現眼前,
無法連結,也切斷了曾經擁有的線,
如雨絲般,無聲地滴落在乾涸的堰。

伸出手,卻抓不住遺忘的淚,
緊握著,不願放鬆的執念,
再一次,再一次地告誡,
那曾經屬於陌生的臉,
一次、一次、

浮現。

在寒冷冬夜,手心的溫度,更低得嚇人,
眼中無視,失了焦的目光,略顯疲憊,
心再火熱,也逃不出冰冷禁錮的束縛,
畫地自限,只是勾勒出那個殘破的圓。

暈開的水彩,就算失去了原本的韻味,
那顏色一樣是另外一種美。

一席之地,就算牽掛再深,
最終仍得接受它的進行與存在,

直到認清自己...

是否「空‧白」?

3 則留言:

emily 提到...

自己永選是複數,在"我"和與我對話的內心的我之間的關係。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 myth 吧!因為它難以處理(我們都膽怯於處理),往外形成自己的習慣-->自己的性格-->自己的命運,好多的 tragic hero 都是因為這個要命的 myth 而走上悲劇命運。
暴力的夢應該會多少找到出口,加油了,也在努力刮自己的人兒。

Indeepnight 提到...

複數的自己其實經常會忘記自己扮演的角色,至於形成的模樣,或許不能局限才是最好的出路。

至於自己的myth能夠如何勾勒,就全看自己想要怎麼扮演,或許人算不如天算乃常有之事,就算是悲劇一樣有他不凡的人生。

至於出口的景色,我想只有自己走一遭才能窺探,其它的只能在腦海中慢慢拼湊。

emily 提到...

myth 是在我們無法勾勒時就已存在的渾沌,我無法扮演它,只能發現它進而放下它。
不凡的人生和不快樂的人生都可能是悲劇,但人身上的膽怯於處理的 myth 會更容易導致後者。